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_a片毛片免费观看_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_丁香五月啪啪_
您的位置:首页  »   经验故事  »   明星改编 &
明星改编

明星改编

明星

【明星改编-twins】求求你……”

  阿娇抱着最后一丝幻想哀求着,即使她心中明白现在如何哀求都是没用的。

  男人粗糙的手掌慢慢在她光滑的后背上游动着,少女赤裸的胴体上不由浮起
一连串的鶏皮疙瘩。

  前天,她男朋友那不安分的手刚刚移动她的衣领上,正待试探着向 伸入的
时候,便给她响亮的一掌拍了回去。

  现在,阿娇一丝不挂地给一群不认识的男人围着观赏,她引以爲傲的那对乳
房正给人抓在手 肆意玩弄着。

  杨生轻轻地揉搓着阿娇坚挺的处女乳房,被绳子勒着根部的双乳涨得微微
生痛。

  男人的手掌从乳房的根部一圈一圈地向外慢慢搓出来,接近乳头了。

  阿娇羞得满脸通红,当两只小巧的奶头终于给男人的手指一齐捏住的时候,
阿娇忍不住“呀……”的一声呻吟,一阵激灵的感觉从那两只小小的乳头迅速扩
展到全身。

  “很舒服是吗?”杨生伸长着舌头舔着她的脸,在阿娇的耳边轻声说。

  “不……”年轻的女孩低声抗议,她扭着身体企图避开那条噁心的舌头。

  但那张满口烟味的嘴还是凑近了她的嘤唇,粘乎乎的舌头在她的唇边扫来扫
去。

  阿娇想扭过头去,但头髮立刻被抓住,那条舌头分开她的双唇,触碰到她的
牙齿。阿娇紧紧咬着牙根,不让他的舌头进一步侵入。

  “把嘴张开。”杨生命令道。

  但阿娇只是嗯的一声,趁他抓着头髮的手一松,将头偏了过去。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扫在阿娇脸上。

  “他妈的,鶏巴都吃了,亲个嘴打什麽紧!”

  豆大的泪珠流过阿娇美丽的俏脸,男人的舌头已经深入她的口腔,正贪婪地
吸取着少女的津液。

  不再反抗的头不再需要抓紧,杨生两只手又分别握着阿娇两只乳房揉搓起
来。

  跟班甲笑咪咪地看着老大玩弄阿娇,自己也老实不客气地在阿Sa身上上下
其手。女孩从昏迷中渐渐醒转,漂亮的身体立即一阵哆嗦,嘴 发出着含含糊糊
的抽泣声。

  跟班甲用力捏着阿Sa光溜溜的屁股,间尔轻轻地拍上一拍,受辱的女孩便
以“呃”的一声耻辱的呻吟作爲回应。

“这个妞好玩。”跟班甲笑嘻嘻地对杨生道,一手抓着阿Sa圆滚滚的一
只乳房,一只顺着她的会阴处来回擦着。

  可怜的女孩只能轻轻地哭泣,低声哀求着:“求求你,别这样。”

跟班甲笑道:“我偏要这样……”中指按在她那细细的肉缝上,用力慢慢压
了下去。

  “呀……不要啊!”处女的阴户被异物侵入,阿Sa惊慌地哭叫起来。

  “好紧呢!”跟班甲手指轻轻地抠动,另一只手用力揉搓着她的乳房。

“不要……”阿Sa苦苦哀求着,色中老手的抚摸令她身体一阵酥软,她不
禁轻轻地颤抖起来。但跟班甲却察觉她的乳头已经坚挺地立了起来。

“小淫妞,是不是好爽啊?”跟班甲哈哈地调笑着,手指开始在她开始有点
湿润的阴户中轻轻地抽动着。

  “不要……”阿Sa还是那样轻轻地哭泣着。

“不跟你玩那麽多了!”跟班甲一边脱裤子一边说道,“老大,我要给这妞儿
开苞了,要不要一二三一起来?哈哈!”

  杨生微微一笑,手紧紧按着阿娇的头,两张嘴牢牢地吸在一起。

“蔔”的一声,四唇分开,杨生轻轻摸了一下嘴唇,站起身来,“好啊!
……他妈的,真香!”当场也脱了裤子。

阿Sa剧烈地挣扎着,哭叫着:“我不要……我不要啊……”但紧紧绑着
的身体却是动弹不得,赤裸的下身被对方尽收眼底。阿Sa身体一颤,她感觉
到有东西抵到了她的阴唇上。

杨生伸手抹了一下阿娇的下身,笑道:“没开苞的处女就是新鲜!”双手
按在阿娇的屁股上,将肉棒对準她的阴户,向着跟班甲一笑,叫道:“一!二!
三!”

从被抽了一耳光之后,阿娇一直乖乖地没有抵抗。在她的处女在等待失去的
那三秒钟 ,她仍然默默地一动不动,她只是轻轻地闭上眼睛。

“啊……啊……”但阿娇还是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猛烈
地冲击着她的脑部神经,男人的象徵已经插入她处女的花瓣。

  但阿Sa叫得更大声,痛苦的惨叫伴随着凄凉的哭声,她的身体没有丝毫挣
扎的余地,未经人事的阴道被粗大的肉棒一下子全程贯穿!

  “哇,你小子!懂不懂什麽叫怜香惜玉?”杨生看了一眼跟班甲,调侃道。

  他只将肉棒捅入一半,便稍爲让阿娇适应一下,而阿丁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
,肉棒一下子便没根插入,然后迫不及待地插送起来。

“他奶奶的,真爽……”跟班甲享受着处女阴户带来的征服感,不顾阿Sa
哭得多麽凄惨,只管挺动着下身,肉棒在窄小的阴户中横冲直撞。

  面前的大屏幕上出现着阿娇和阿Sa来应徵时拍的照片,杨生看着阿娇那
甜美的笑容,开心地笑了一笑,肉棒开始慢慢抽送起来。美貌的女孩现在正屈服
于他的胯下,他舒服地轻轻一哼。

  两个剥得精光被绑着吊起来强暴的美少女呜呜地哭泣着,看得围观的喽啰们
兴奋不已。但现在是老大的HAPPY TIME,还不可以去插上一脚。

  暗室的门悄悄地开了,一个人溜了进来。

  看见眼前的淫秽场面,他抹了一下鼻子,走了近来,对杨生笑着说:“老
大,那女律师来了。”

  “带她进来!”杨生轻轻喘着气。

  那人淫淫的一笑,看了一下正在被奸淫着的两个女孩,道:“这就是中选少
女二人组的那两个妞吧,果然水灵灵的。”扭了一下阿娇的下巴,“一会再来玩
你,小美人!”转头走了出去。

“小杨这小子就是他妈的猴急!”跟班甲将肉棒深深插入阿Sa的阴户 ,
呼呼喘了两口气,嘻嘻笑道。他胯下女孩的哭泣声已经渐弱,只剩下断续的呜
咽和呻吟声。

“你他妈更猴急!”尚未完全合上的门又开了,小杨不忘回头反唇相叽,“干
你的妞去吧!”

跟班甲笑了一笑,双手摸着阿Sa的后背,慢慢向下滑去,落到她的臀部。
他十分欣赏她这肥硕的屁股,双手抓着股丘不停地揉着,一只手渐渐移到她的股
沟中。

  “啊……”肛门给轻轻地搔了一搔,阿Sa不由一声轻呼。

  跟班甲也不客气,肉棒留在她的阴户 都不动了,手指开始玩弄起阿Sa的
菊花蕊来。

“不要啊……”阿Sa哭声又重新振作起来,跟班甲的中指已经探入她的肛
门中。那种怪异的感觉,阿Sa又惊又怕。

杨生慢慢地抽送着肉棒,姓杨的这个小妞确实令他十分满意。见跟班甲在
玩阿Sa的肛门,便道:“阿甲换个位,一起再替这对小美人的后庭开苞!”

  跟班甲呵呵一笑,道:“好的!我这妞的屁股可是一级棒的!”

  杨生笑道:“我这个也不会差!先给她们洗洗屁股吧。”

  跟班甲摇头道:“不用了吧,等不及啦!”

肉棒离开阿Sa的阴户,在她的屁股沟上抹了一抹,将女孩的处女血抹在她
自己肛门的周围。
阿娇知道要发生什麽事,眼生生地看着跟班甲。

  跟班甲捏一捏她的脸,笑道:“小美人,我来操你的屁股洞了!”

  阿娇情知不免,求也无用。只是眼衔泪花,脸轻轻避了一避,轻声道:“请
……轻一点……”说完热泪不禁又哗哗直下。

  跟班甲一只手已摸到阿娇屁股上,手指轻轻抠着她的肛门,道:“嗯,你阿
甲哥从不怜香惜玉是出名了的,小美人你自己忍着点啊,哈哈!”

杨生的肉棒还在阿娇体内,见跟班甲的手近前,啐道:“臭小子!”将身体
移到阿Sa那边。

  跟班甲哈哈大笑,摸到阿娇的阴户上,两根手指往老大的肉棒刚刚离开的肉
洞 插了一插。

“小美人你流水了……”他嘻嘻笑道,从刚刚开苞的肉洞中沾出的液体混杂
着丝丝处女血。跟班甲将手指在阿娇的屁股上胡乱一抹,扶着肉棒捅入阿娇的阴
户之中。

“喔!”阿娇轻轻哼一声,红头绳扎着的马尾辫子无力地垂下。挣扎已是无
用,忍着吧……她心中一阵揪痛。

  那边杨生也在慢慢地奸着阿Sa,一边抽插着一边吐着口水涂到她的菊花
口。

  醒目的小喽啰递过一瓶BABYOIL,杨生笑笑接过,将滑溜溜的油擦
满自己沾着两个少女处女血的肉棒。

阿Sa只是哭着,身体一直在轻轻地颤抖。刚才被玩弄带来的些许奇异的快
感,早已给男人贯穿阴户的剧痛掩盖。

  当杨生玩弄着她的屁眼的时候,不省事的小女孩还不知道要发生什麽,只
有当真的肉棒用力插入她未经开发的窄小肛门之时,惊慌的女孩才发出一声恐怖
的凄厉惨叫。

“啊……啊……救命!”阿Sa拚命挣扎起来,满是泪珠的脸蛋涨得赤红,
但被捆得结实的身体却是难以动弹。

  又一阵剧痛从屁股沟中飞速传来,正逐步深入的肉棒将肛门内的气体向 挤
压着,阿Sa喉中发出一串“咯咯”的呻吟声。

  剧痛夹杂着强烈的便意,阿Sa觉得自己就要崩溃了。

  杨生脸上呈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凭着BABYOIL的润滑,他粗壮的
肉棒一分一分地深入这女孩的直肠之中。肥厚的肉壁因痛苦和便意一层层地收缩
着,每深入一分都费了不少力气,但极乐的快感也令他全身一阵酸麻,他的额头
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汗珠。

  跟班甲笑咪咪地看着老大鶏奸阿Sa,一边慢慢也在肉棒上涂着油。

听见阿Sa痛苦的惨叫声,身下阿娇的身体开始轻轻颤抖起来,跟班甲笑笑
道:“一开始是会很痛的,小美人,忍着点啦,哈哈!阿丁哥要爽爽啦!”双手掰
开阿娇的股丘,龟头沿着她的屁股沟擦了一擦。

  肛门受到刺激的阿娇身体轻轻一震,还没等她喘过气来,粗大的肉棒猛的一
下插入她的后庭。

  “啊……呀……”阿娇喉中发出一声跟刚才阿Sa差不多的惨叫。

“呵呵呵……”跟班甲快乐地笑着,肉棒在美少女刚刚开苞的后庭中慢慢磨
动。只要能够一枪到底,跟班甲从不考虑使用其它的方法。

  杨生也对着他笑了一笑,跟他一起用肉棒操纵着此起彼伏的女孩痛苦的呻
吟声。

  “啊……疼……救命……”两个女孩的哭声叫得震天响。

  显然是给眼前的惨叫吓坏了,刚刚走进密室的女律师面色青白。

  女律师三十岁左右,穿着一身褐色的西装裙,看上去十分端庄的瓜子脸上架
着一付银灰色的眼镜。

  她将提包抱在胸前,战战兢兢地正向这边慢慢走来。

“啊哈,是刘大状来了!”跟班甲格格笑道,“我这妞很漂亮吧,样子真甜啊!
是不?”

  将肉棒在阿娇的屁股中又捣了一捣,抓着她的马尾辫子使她扬起头来。

  “呜……”阿娇轻轻地哭泣着,美丽的脸蛋上布满着泪花。

  “是……是……”女律师小声应和着,别过头去不敢看女孩的惨状。

  “本来今天我们有新鲜货色,不用你来的。不过我想请你帮我教导一下这两
个雏儿。”杨生面露淫笑,说道,“把衣服脱光吧,大律师!”

  女律师脸刷的一下羞得通红,望了一下四周十几个男人色迷迷的眼光,向后
轻退了一步。

“他妈的,你在法庭上不是挺威风的吗?还会怕羞啊?”跟在她后面的小杨
推了她一把,“老大要我们操你给这两个新来的小娘们看,听到没有?”

  “嗯!”女律师轻轻应了一声,偷偷看了杨生一眼,还是没动。

“他妈的!”小杨伸手她的后脑上拍了一下,“你这破鞋我们这儿谁没玩过,
还有什麽淑女好装?叫你脱衣服听见没有?”

女律师脸上飞红,又是轻轻应了一声“嗯”,慢慢将提包放下,双手慢慢
举到胸前,轻轻解开一个钮扣。

  四周的男人们开始哄笑起来:“脱!脱!把奶子露出来!”

  女律师羞窘至极,咬了咬牙,闭上眼睛,又解开一个钮扣。

  胸前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连乳沟也给人看在眼 了。

  杨生只是笑咪咪地看着这一切,下身慢慢一挺一挺地,肉棒抽插在阿Sa
哭泣着的肛门之中。

“这小妞真他妈的爽……”他一手按着阿Sa的屁股,一手抓着她的一只乳
房,被夹得紧密的肉棒爽得他有些轻飘飘。

  这美貌的女律师刘大状差点让他坐牢。

  一想起当时在法庭上滔滔不绝地指着他鼻子数说着他罪状的样子,杨生就
恨得牙痒痒的。不过按惯例,他的敌人通常都会受到他加倍的惩罚,而当这敌人
是个美貌的女人时,他的手段更加简化爲唯一的一种。

强奸、拍照、拿家人威胁,是最普通却最有效的手段。骄傲的女律师,当然
不希望她被轮奸的春宫片,成爲AV市场的畅销货,更害怕她刚上小学的儿子和
退休在家的父母的安全。

  于是,每周来英X酒店奉献一次她的肉体成爲唯一的选择,今天是第三次。

  阿娇和阿Sa仍然在耻辱和剧痛中不停地呻吟着,她们只听得见自己痛苦的
叫声,根本没在意到又一个屈辱的女人跟她们一样也在这帮色魔的眼下暴露着美
丽的胴体。

女律师刘大状的上衣已经脱了下来,露出 面的D罩杯白色胸罩。丰满的乳
房被托在胸衣 ,看上去沈甸甸的。

  “大奶妈!”不知是谁起哄,大家哈哈地跟着嘻笑做一团。

默默衔着泪的女律师稍稍弯下腰去,将下身的短裙褪到膝盖以下。虽然已经
被这帮人轮奸过两次了,但她无论如何还是没法放得下自己的尊严。耳边一阵口
哨声,她知道她的弯腰,使自己的乳房露了一大半在他们的眼 ,不由耳根又是
一红。

“他妈的,这对奶子好玩!”小杨迫不及待地从后面揽住女律师,一只手从她
胸前伸刘大状的胸罩着,抓着她的一只乳房拉了出来。

  “唔……”刘大状身体轻轻一抖,没敢再动,听任小杨将自己的胸罩拉脱。

  两只雪白的大乳房暴露在衆人的眼前了,刘大状轻轻闭上眼睛,任由小杨双
手在自己胸前揉搓着。

“这娘们奶头硬了。”有人调笑着,走近前从小杨的指缝中将刘大状的一只
乳头捏在手 ,抟了一抟。

  “呵……”刘大状轻轻哼了一声,身体一阵酥软。

突然耳边小杨冷笑道:“骚娘们发骚了吧?先侍候侍候大爷啦!”脖子上一痛,
头被向下一直按着,来到小杨的胯下。

已经有很多只手摸上了她的身体,在她雪白的胴体上不停乱摸着。刘大状轻
声呻吟着,慢慢解开小杨的裤子,掏出他的家伙,轻轻含入口 。

“弄好点,骚娘们!”小杨一手把女律师的头按紧在自己胯下,一边色迷迷
地看着阿娇和阿Sa被捆绑着的裸体。

  “这两个小妞叫得真好听!”小杨突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杨生嘿嘿一笑,心道:这两个可是未来的歌星。

  眼前刘大状连最后一条三角裤也给撕了下来,有人已经插了两根手指在女律
师的肉洞 玩弄着,沾满着淫液的手指磨擦在女律师轻轻扭动着的胯下,发出奇
怪的沙沙声。女律师胯下浓密的阴毛下端已经被沾湿,一小撮地粘在一起,更显
得淫贱莫明。

  杨生胸中蕩起一股复仇的快意,他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这臭娘们会有今天!他爽得轻哼一声,精关把持不住,汹涌的精液连珠炮般
沖入阿Sa的直肠内。

“呀……”女孩发出一串销魂的呻吟声,紧綳着的身体松了下来,只留下那
摧残过后的菊花洞大大的张大着口在吐着白色的粘液。

  杨生转到阿Sa的面前,抓起她的头,将那已鬆软下来的阳具往女孩的口
 就塞:“舔乾净!”

抽泣声尚未停绝的女孩厌恶地别过头去。那丑物刚刚从自己的肛门 抽出来,
还沾着自己的处女血。阿Sa几乎想吐。

“不听话是吗?”杨生信手扇了她一记耳光,有力的手掌捏紧阿Sa的下
颚,双手捏着她的下巴,勒开她的小嘴,将阳具塞了进去。

  “想不听话是吗?”他继续威胁着。

  阿Sa被迫仰着头,眼睛偷偷地扫了杨生一眼。

旁边的同伴还在痛苦地呻吟着,阿娇的肛门此刻还在经受着折磨。一串泪珠
又从阿Sa明亮而美丽的大眼睛中缓缓流下。

  杨生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惧怕,女孩那原本被迫张开的嘴唇自发地含紧了他
的阳具。他阴阴地笑了一笑,教道:“舌头……”伸手轻轻摸着阿Sa的头,以
鼓励她的听话。

“要玩姓蔡这小妞的一个个来,一个玩完之后让她休息十五分钟。”杨生
大声地宣布着,“水灵灵的小美人,可别把她玩残了!”

  阿Sa惊慌地又挣扎起来,给杨生用手拍了拍脸蛋,吓得又不敢乱动。

  “姓锺的小妞也一样。哈哈!”那边跟班甲学着老大的腔调也宣布着。

阿Sa暗暗转过头去,看见阿娇正想在望着她。两个漂亮的女孩满面泪珠,
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绝望。

  跟班甲捏了捏阿娇的乳房,怪声怪气说道:“小美人,放心吧。你们要是乖
的话,再过半年就是容X儿第二了。哈哈!”对着杨生眨了眨眼。

  杨生会意一笑,容X儿第一晚就帮他赚了一千万,这两个小妞儿,又将会是
新的聚宝盆。

  阿娇默默没有应声。

“做明星真这麽好吗?明星都是这样做出来的吗?”这个一直想凭着自己的
脸蛋和歌喉,做着七彩斑斓明星梦的女孩,她现在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糊涂了